常常爆料的維基解密,在今年(2011/09/30)在台灣版的維基解密中,爆了台灣健保的料

但是可能因為最近台灣藥界、醫界與健保局、衛生署的糾紛實在太多,而沒有受到甚麼注目

中文原文按此    英文原文按此

值得注意的事情是,這份英文原文事實上是2008年國外藥廠針對台灣市場進行的分析報告

在報告中,他們有提到,會聯合藥廠、醫界以及國際力量來試著緩和或改變這樣的現狀

但是,三年過去,情況不但沒有改變,反而越來越糟

這些年間,決定退出台灣市場的國外藥廠越來越多;台灣民眾可以獲得的新藥或療效好的藥,卻越來越少

如果這些狀況不改變,或許以前只需要吃一顆藥就能改善的病情,會慢慢變得需要吃四、五顆才能改善

對於已經赤字滿天飛的健保,其實並非好事;對於已經吃藥吃出世界腎病第一的台灣民眾,更不是好事

當然,這份報告不可諱言的,是從藥廠的角度出發,是從營利的角度出發

但是其中有一些點,確實是值得所有的人民(不只是醫藥產業從業人員與政府官員)一起來思考!


有那些論述值得注意:

一、醫改會張苙雲主席於2008年4月17日告訴我們,日見緊縮的健保預算,的確導致健保局必須訂定標準較低的藥價。她將健保預算短絀歸因於不合宜的保費收取以及過低的醫療預算,以及BNHI的怠惰沒有將大約一萬種比較老舊沒有藥效的舊藥自支付項目中剔除。而繼續支付舊藥的結果,導致醫院傾向開立舊藥,而比較沒有預算去給予比比較有效的新藥。張苙雲指出,醫院使用舊藥不僅是因為習慣,而且是因為舊藥相對於新藥,醫院對於藥廠有比較大的議價空間,醫院能從中得到比較高的藥價差做為醫院營業收入。

、跟據製藥業的統計,從藥物核准到達定價的平均時間,從十年前的1年,最近拉長到了2年。惠氏藥廠王總裁說,跟據他們公司的經驗,讓台灣進口新藥,得花2.5的時間。楊森藥廠补經理說,因為台灣進口藥物速度太慢,南韓近年來加速了新藥核准流程,楊森藥廠會在南韓已經核准的一兩年後,才向台灣進口。补經理把BNHI的定價形容成緩慢又漏洞百出的流程,還有CDE跟BOPA兩者常常意見相左甚至出具不同意見的單位。他指責以上官員專門製造從沒聽過而且光怪陸離的門檻,來彰顯他們機關的權力地位並且爭相顯示自己是多麼的"愛國",因為他們認為他們的嚴加把關,減緩了醫療預算的財務負擔。這解釋了為何台灣的病人必須要比美國病人多等待超過2年的時間獲得新藥。

、在健保藥價初始核准並且上市之後,健保局仍然會根據兩年一次的藥價普查(PVSs)來繼續的壓低價格。因為是各家醫院直接向藥廠採購藥物,BNHI將全國各家醫院跟藥廠協定的進貨價格進行普查,然後就據此來調整他們的健保支付藥價標準。而在每次藥價普查之後,因為各家醫院能賺取的差額降低,衝擊到他們的營業收入,醫院通常就會再跟藥廠議價--這就是所謂的台灣"藥價黑洞"。

瞧!多偉大的"藥價黑洞"!連國外都知道了!!而且健保局的作法,就像是查市面上的蔬菜價格,不去普查傳統果菜市場,專門普查大賣場的折扣價格,然後以此為依據。有趣的事情是,藥廠為了普及藥物的市場佔有率,通常會將醫院通路當成犧牲打,然後在傳統的社區通路賺取更高的利潤。惡性循環下,只能說,位於最底層的社區健保藥局,是無辜的被波及者。

、藥價普查及調整的結果,就是藥價不斷的被壓低,跟據藥廠統計,有專利權的藥物,藥價在台灣平均比A10國家的平均價格低40%左右。根據默沙東以及默克藥廠特先生指出,過低的藥物利潤,導致台灣這五年來,本來是地區中具吸引力的市場之一,變成了最不具吸引力的市場之一。國外大藥廠也轉向更加集中注意力於日本,中國;還有日漸重要,在他眼中提供廣大市場以及友善環境的的南韓。、針對臨床試驗,新加坡,南韓,泰國,以及中國目前都是台灣的競爭對手,而臨床試驗的預算大小傾向與業績成正比。雖然對於台灣的投資這幾年仍然在持續成長,但是相對於其他的地區市場投入更多,使得台灣的成長率低於台灣原本應有的能量。

這段話很重要!!!因為這代表未來台灣進口的新藥,非常有可能就算不合台灣人的體質,台灣人也不會知道,更不會有選擇。就算健保局要求藥廠必須附加台灣的臨床實驗報告,藥廠很有可能選擇不做、不進口。對於一些患有重大疾病,正在苦苦等待新藥上市或是新藥健保給付的民眾來說,等待期將更加漫長無止盡。蘋果電腦的前執行長賈伯斯,不也是因為罹患了罕見疾病卻等不及新藥上市而英年早逝嗎?!

、台灣過低的健保支付價格,不僅傷害到藥廠的業績數字,也把藥物趕出台灣市場。在某些案例,連續的藥價普查,不斷將藥物健保支付價格壓低,低到某種程度讓藥廠不願意繼續賣藥給台灣。根據默沙東特先生說,默沙東藥廠也針對其他國家撤出藥物-包含紐西蘭-所以特先生說,一旦賣藥的收入無法彌補成本,公司會毫不猶豫的撤出該市場。光光2007年,基於同樣理由,輝瑞已經從他原本賣給台灣的90種藥物裡面,停止10種藥品的進口。楊森與惠式藥廠也都說了同樣的事情。因為台灣藥品支付價格與其他地區價格的差異,藥價差足以讓藥廠處於十分尷尬的境地,因為他們要撤掉很可能是救命的藥物。以輝瑞的案例來看,醫院告訴輝瑞說這項藥物是必須的藥物,無法經由台灣本地藥廠生產,並且要求藥廠持續供應藥物輝瑞藥廠便告知台灣健保局,說他們不會繼續供應藥物,除非健保局願意將藥價調升。然而,健保局並沒有因此召開會議,代表健保局經過了九個多月都沒有考慮

、根據台灣的醫療衛生專家指出,臺灣人均花費在醫療上的費用,是南韓的1/2;而南韓卻有類似台灣的健保制度跟規模。因此,藥廠在台灣市場經年以來累積了16億美元的短缺。根據他們的估計,到2010年金額會累積到60億美金。而根據健保局自己在2005年的統計,到達2015年若保費無法提升,會累積到40億美金的短缺。而因為健保資金的短缺,無論是公立醫院或者私人醫院的資金都嚴重的不足,也導致這些醫院必須以更低的價格向藥廠協商進藥,才能在健保支付價格與進藥價格中取得藥價差利潤。根據衛生署藥政處廖處長所說,醫院有一半的利潤來自於藥價差,而醫院是藥廠在台灣的最大客戶,所以這些醫院不斷的向藥廠爭取更低的價格。

、台灣健保受到的民意支持度十分的高,以相對低的價格,提供相對高品質的醫療照護,而且全民受惠。不幸的,這系統以目前預算水準來說,並不是可長可久的,它阻卻了台灣人拿到最新藥物的機會,降低了美國藥廠在台灣的收益。美國可能會把這議題擴大到TIFA藥物工作組的討論主題之中,談到加速台灣新藥的核准流程。我們會在未來與CDE, BOPA, BNHI協商中,表達對於藥物核准流程以及定價流程的憂心。至於向健保局爭取提高藥物給付,國際藥廠會與國內醫師及相關醫院團體作聯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大聯合藥局 People Pharmacy

peoplepharma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